危機公關:公共政策應對風險的五項原則
時間:2021-06-19
危機公關:公共政策應對風險的五項原則
無論是應對全球大流行還是其它的一些事情,基本政策目標基本上都是一樣的:最大限度地提高安全性/最大限度地降低風險。
因此,我發現這里有一些原則可以幫助我理解公共政策。
第一、安全既是主觀問題又是客觀問題
許多關于安全的沖突來自對其含義的不同看法,因此最好的政策反應(如果有的話)。
有些人將安全視為客觀情況。發生不好的事情的可能性有多大,潛在的危害是什么?然后應用風險分析,根據事件發生及其影響的已知和未知來計算是否存在任何“真正的”安全問題。
另一方面,安全通常與個人的主觀感受有關:對(潛在)事件的個人影響的恐懼和想象。風險不會成為安全問題,除非人們將其視為當前的擔憂或真實的可能性。一些風險成為安全問題,而另一些則不可見。
第二、如果公眾的關注度很高,則可能會采取更強有力的政策應對措施——即使是針對較小的風險
一旦風險(無論多么不可能)被廣大公眾視為重要的安全問題,政客們就會有強烈的動機采取影響深遠的措施——尤其是在潛在危害不確定或預計會很嚴重的情況下。
在這種情況下,如果決策者停下來等待所有問題和不確定性得到解決,很容易被認為是“無所作為”或沒有認真對待所感知的問題。相反,在此類問題上狠下心來往往會因被視為積極主動和果斷而獲得回報。
第三、安心是對風險的有效政策反應的衡量標準
政治家有不同的創造安全的方式:預防、緩解和/或保證。
可以設計政策來防止壞事發生(最小化風險)或盡可能減輕影響(如果事件無論如何都會發生)。在這兩種情況下,良好的政策都會產生可衡量的效果。
但是,由于安全通常更多地是關于人們的感受而不是“實際”風險,因此實現產生安全的目標通常是比其他任何事情都更能減輕擔憂。
這解釋了為什么(有時)無效的政策不僅落實到位,而且即使在沒有重大風險的情況下也會維持下去。它們的安撫作用更為重要。
第四、對特定風險的政策反應受其更廣泛背景的影響
這可能并不令人意外。政策制定者幾乎沒有時間(有時甚至沒有興趣)了解一個問題的所有細微差別和不確定性。在處理風險和安全問題時,如果不采取行動的后果可能很嚴重,這一點尤其突出。
政策制定者將著眼于更廣泛的背景。這些問題屬于哪個更廣泛的類別?這簡化并消除了復雜性——更廣泛的類別是好是壞?如果問題屬于“壞”類別,“真正”的風險就不那么重要了。
它強調了一些風險如何比其他風險更容易接受——它是好還是壞?
第五、自我施加的風險不太可能觸發政策反應
風險是否是自我強加的,或者至少是被感知的,是政策反應的重要中介因素。
如果風險是故意行為的結果,則比強加風險更容易被容忍。即使客觀風險相似,后者也更有可能受到政策行動的影響。
二手煙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。
它指出了一個更廣泛的事實。風險的性質很重要。風險是熟悉的還是新的?風險是否被視為不可避免?風險是否不成比例地影響某些弱勢群體?
有關政策反應的政治決定受這些因素和許多其他情境因素的影響。

以上內容由盾牌公關公司小編精心整理。盾牌公關公司專注企業品牌維護,危機公關處理,互聯網輿情口碑維護,負面信息處理等服務,實戰經驗豐富,為您和企業保駕護航。

免费国产人成高清在线视频,艾草精品视频,女人18水真多A级毛片,极品美乳国产精品